大馬第一人 張貴興獲聯合報文學大獎

96

- 廣告 -

大馬裔砂拉越人張貴興的書作《野豬渡河》再度奪得文學大獎,成為台灣聯合報文學大獎第一位獲獎的馬來西亞裔作家。(圖 / 取自閱讀誌)

第七屆台灣聯合報文學大獎出爐,大馬裔砂拉越人張貴興以《野豬渡河》成為第一位獲得此獎的馬來西亞裔作家。

張貴興已入籍定居台灣超過40年,以故鄉砂拉越在1940年代遭日軍佔領時期為背景的這部作品,獲獎無數,除了2019年星洲日報的花蹤文學獎的馬華文學獎、更一口氣贏得台灣金鼎獎、台灣文學金典獎年度大獎、書展大獎,如今再度奪得台灣常態型文學獎當中獎金最高的聯合報文學大獎,獨享獎金台幣101萬(約馬幣14萬6千多令吉),可說橫掃台馬兩地的文學重要獎項。

張貴興祖籍廣東,1956年生於婆羅洲砂拉越,1976年赴台、畢業於師大英語系。他於1981年入籍台灣,在台灣娶妻生子、定居逾40年,但筆下舞台始終停留於故鄉婆羅洲,書寫南洋華人的生存困境、愛恨情仇。

評審王德威形容他的文字風格如雨林中的藤蔓與巨蟒,“每每讓陷入其中的讀者透不過氣來—或產生窒息性快感”,駱以軍則形容張貴興擁有“可能華人文學無人能出其右的自然書寫能力”。

張貴興曾感嘆,“每次返鄉,當地攤販猜我是日本人、韓國人、中國人,就是沒人當我是砂拉越人。”,砂拉越親友介紹他,也總說他是台灣人;但台灣朋友說起他,則說是馬來西亞人。 雖然如此,張貴興並沒有身分認同問題。”我不管別人怎麼看,我認為我就是台灣人。”他引流亡到巴黎的波蘭音樂家蕭邦為例,蕭邦心願是“把我的身體葬在巴黎,心葬在波蘭”;張貴興剛好相反,“請把我的身體葬在砂拉越,把心葬在台灣。”

- 廣告 -